影评:钢铁侠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

  漫画英雄改编电影是美国电影的招牌,就跟日本的纯爱片,印度的歌舞片一样,是常拍常新常受宠的片种,群众基础深厚,海外知名度一流。而根据漫画改编的《钢铁侠》自从2008年被搬上大银幕后,更逐渐从漫画英雄阵营中脱颖而出,影响力大有赶超蝙蝠侠、蜘蛛侠等“老英雄”的趋势。最新一集的《钢铁侠》上映以来,截至上一周,其全球票房已突破7亿美元,而中国内地票房也已经突破6亿元,这一成绩在北美超级英雄漫画改编电影中仅次于《复仇者联盟》,力压其他独挑大梁的漫画英雄电影,可谓掀起了一阵钢铁侠热潮。而影片因为中方投资而特意添加的“中国元素”更是噱头十足,直接推动了内地票房的火爆。

  与永远一身黑的蝙蝠侠和总是一身绿的绿巨人不同,钢铁侠的形象随着战甲的进化,一直在给观众以新的视觉刺激。从第一集开始,钢铁侠的战衣造型就成了最吸引观众眼球的元素。《钢铁侠3》与前两集相比,动作戏发生了质的飞跃,其中大部分的亮点与对战甲的处理有关。

  第一集展示了粗糙的第一代战甲和相对轻便的第二代战甲,算是这场“时装秀”的一个小小的热身。第二集中,钢铁侠的行头成功升级到了第七代,更贴身,更美型,而且可以收纳在一个小小的行李箱里,如变形金刚般瞬间“变形”并“附体”。

  这些创意与第三集中的战甲比,都变成了小意思。不过短短数年,科学天才托尼·斯塔克已经把战甲升级到了四十二代,而且一做就是几十套!大概是因为目睹了《复仇者联盟》中外星人的各种神兵利器,托尼开始发疯似地向科技要战斗力,别出心裁地设计出了能自动飞行的战甲。新型战甲不但可以自动追踪主人的位置,悬浮在空中等待主人驾临,甚至还能单独外出执行任务,简直变成了魔幻游戏中的召唤兽。托尼只要向植入体内的小型感应装置发布命令,铁甲军团随时赶到。《西游记》中说唐僧身旁常有金甲神人护持,恐怕也无非如此。

  这种设定给影片的动作戏带来了许多妙不可言的趣味。在托尼摆脱满大人的囚禁一节中,从数百公里外飞来的战甲及时赶到,在最后一分钟营救了主人。中间发生的小故障使得斯塔克不得不以单手单脚应敌,充满了刺激。在最后的大决战中,托尼不断飞身扑下高台,又不断被战甲接住的设定让整场动作戏如坐过山车一般酣畅淋漓。而被撞散架的铁甲中原来空无一人这种小把戏,亦可谓深得动作片悬念的精髓。

  最让人“无语”的战甲使用方法,莫过于让它飞来包裹住对手的全身,然后启动自毁装置,甲爆人亡。这让人不禁有点担心,如果将来有人入侵了电脑管家贾维斯的系统,岂非也可以轻易毁掉飞行中的钢铁侠?战甲被玩到这个地步,已经是在打原有设定的擦边球了。

  当然,这一切根本上要归功于托尼的富二代出身。如果他不是身为强大的军火制造企业的总裁,拥有富可敌国的资产,那就算钢铁战甲的设想再妙不可言,也只能乖乖地停留在蓝图阶段。据好事者估计,他身上的战甲仅仅在第七代阶段,就需耗资16亿美元的制作费。第三集片尾被当作烟花放着玩的数十套第四十二代战甲价值多少,那是谁也算不清楚的天文数字。在形形色色的超级英雄中,能在烧钱方面与托尼大少爷比肩的,恐怕只有同为富二代的蝙蝠侠布鲁斯·韦恩。事实上,在福布斯的虚拟富豪排行榜上,他俩也确实名列前茅。

  近几年,暗黑风席卷漫画电影界,继诺兰的新版《蝙蝠侠》系列之后,《超人:钢铁之躯》也同样走上了严肃、沉重的路线。与这股潮流相反,钢铁侠的花花公子富二代形象注定了这个系列不可能变得深邃起来。主角玩世不恭的心态让影片自然而然地走向了无厘头疯狂喜剧的道路。2008年第一集的成功不仅仅靠的是特效,更是依赖对叙事节奏和轻喜剧风格的把握。继无趣的第二集之后,第三集的导演沙恩·布莱克成功地将影片的基调拉回了第一集的正轨上,各种没品的冷笑话让影片充满了趣味。

  当然,与除了《守望者》之外的所有的超级英雄题材一样,《钢铁侠》系列的价值观终究是要照顾到大众心理的。爱国主义、感情上从一而终,这些道德准则即使是托尼这样的浪荡子和天才也要遵守。于是我们看到了军火商幡然悔悟,放弃暴利为世界和平而战这样主旋律的故事。在第三集里,托尼尽管回忆了当年放荡的个人生活,最后却为了赢得爱人的谅解,毅然把呕心沥血打造出来的战甲全都炸开了花。

  影片中有些地方颇值得玩味。盖·皮尔斯扮演了一个与他在《普罗米修斯》中的角色相似的科学狂人,演示星图的段落让人恍惚中以为又看到了威兰德公司的老板。至于罗伯特·唐尼在片中耍的几招咏春拳,显然是在拍《大侦探福尔摩斯》时打下的底子。

  DMG娱乐传媒集团这次作为《钢铁侠3》的投资方之一,颇为影片中无处不在的中国元素而自豪,然而观众对此的反应却是毁誉不一。

  影片选取了漫画中钢铁侠的大敌之一“曼德林”作为大反派,由演技派老将本·金斯利扮演。“曼德林”从词源上来讲,既有“汉语官话”的意思,也是“满大人”的谐音。片中的曼德林是个身份模糊的恶棍,穿着画满东方符号的长袍,使用满文作为徽记,指挥的却是一帮中东暴徒。导演颠覆性地把曼德林的作用设计成了一个傀儡,一个整天惦记着形象和演技的过气话剧演员,充满讽刺。

  王学圻和范冰冰的角色大概是片中最抢眼的“中国元素”了,然而戏剧效果却颇为可疑。王学圻扮演的医生在片中出现的时间不超过三分钟,范冰冰扮演的医生则只出现于“中国特供版”,海外版里面是没有的。这两位“钢铁侠的好朋友”用大中华针灸神技治好了钢铁侠托尼的顽疾,却治不好角色设置的硬伤———花了那么多钱,就是为了请他们二位来打瓶酱油么?投资方是真的看不出好莱坞编剧是在敷衍了事,还是另有内情,那就不得而知了。

  相比起这些迹近自黑的“中国元素”来,钢铁侠驾临北京永定门与小朋友们亲切会面,以及蒙牛乳业的贴心植入广告这类“中国特色”,反而显得无伤大雅了,顶多也就是个笑话。钢铁侠作为“中国人民的好朋友”,从内地市场上赚走的是真金白银,而给他的好朋友们留下了什么启示,才是值得每一位内地电影从业者深思的事情。

TAG标签: 金甲神的意思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