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明伦潘金莲剧本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楔子 帮腔起,大幕徐启,灯光映出一组雕像——“武松杀嫂”场面。帮腔止,群雕活。台侧云阶映出古代文人和现代女郎,两人对话通报姓名。原来文人是《水浒》作者施耐庵,女郎是小说《花园街五号》中的女主人公吕莎莎。施耐庵说:“女人是祸水,任我口诛笔伐,声名狼藉早已盖棺定论。”吕莎莎批评施耐庵是“传统偏见”,说自己“站在80年代的角度,重新认识潘金莲,思考这一个无辜弱女是怎样一步一步走向沉沦”。

  第一个男人 张大户召见侏儒武大郎,要把潘金莲“赐予”他。“三寸丁好配你三寸莲步,打烧饼打断你凡根傲骨。”潘金莲不愿嫁,张大户说:“你不与武大为妻,便与老夫作妾,二者必居其一。”潘金莲表示:“决不伴豺狼共枕头。”张大户关门欲行非礼,金莲挣扎反抗,咬大户手腕,举烛台自卫。云阶映出贾宝玉同吕莎莎。宝玉说:“金莲若进《红楼梦》,十二副钗添一钗!”吕莎莎认为巴金的《家》中“鸣凤与金莲同悲哀”。宝玉唱:“冲进《水浒》救弱女”,吕莎莎唱:“弱女飘到紫石街。”

  第二个男人 潘金莲和面打饼,神游花街长叹:“强扭夫妻百事哀,愿大郎软弱性情改一改”,闭塞灵窍开一开”。武大郎却说:“人矮焉得不低头”,“我只求两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三个泼皮和现代阿飞上门生事,出言无状,动手动脚,潘金莲给泼皮一记耳光,要跟他们拼了。武大郎怕事左拉右拦,泼皮胁迫武大郎从他的跨下钻过,不然就要砸房子。武大郎为保房子,不顾金莲阻止,忍辱钻裆。金莲颓然掩面,感叹:“丈夫无能,人世不平,可耻可悲。”云阶中映现安娜·卡列尼娜,说:“我同情她的命运,叫她反抗吧,象我这样,冲出不幸的家庭!”吕莎莎对答:“亲爱的安娜,不行,她不能象你那样浪漫,更不能象我这样离婚!”

  第三个男人 武松披红彩打马游街,潘金莲观望打虎英雄英姿,钦佩神往。武大郎引金莲与武松相见,泼皮、阿飞又来紫石街寻衅,武松挥拳痛打,泼皮、阿飞叩头告饶。武松出公差前归家辞行,潘金莲备酒饯行。金莲听说武松归期难料,悲从中来,清泪夺眶而出。武松开导金莲“嫁鸡随鸡”,潘金莲借酒劲端椅靠近武松,星眸露情,唱:“酒后吐出真言语,情如浪潮冲破提,但愿共饮交杯酒,恨不相逢未嫁时。”武松勃然大怒,拂翻酒杯,正色道:“兄嫂姻缘前生定,拜堂必须共白头。嫂嫂不把哥哥守,管叫你认得我打虎降兽铁拳头!”后扬长而去。潘金莲绝望呼喊“叔叔”,昏厥。武则天出现,上官婉儿说:“武松恪守伦理节操,可敬可爱。”武则天曰:“潘金莲长年苦闷,一遇英雄由敬生爱,也是情有可原。”武则天让芝麻官替潘金莲作主,芝麻官回禀:“翻遍历代法典,无有与潘金莲作主的条款,此妇敢向小叔子露情,实属大逆不道。”武则天道:“潘金莲只不过向小叔子吐露一点苦闷,表白一丝爱慕,竟被你们视为‘大逆不道’,上贵下贱,男尊女卑,太不公平了。我武媚娘玩了三千‘面首’,潘金莲又未尝不可自谋出路,寻找第四个男人呢?”

  第四个男人 潘金莲桃帘,怕蜂螫手,挥竿驱之,叉竿落下打在漫步街头的西门庆头上。西门庆故意东摇西晃把叉竿抛给楼上的潘金莲挑逗。王婆看在眼里,西门庆请王婆拉皮条。王婆收下西门庆的赏银,同他定下十面埋伏计,引诱潘金莲上钩。金莲行路中遭泼皮、阿飞阻挡,阿飞拔匕首正欲划金莲脸,西门庆跃出打散泼皮。王婆介绍救金莲的是西门大官人,并引金莲向西门庆谢恩,邀西门庆、潘金莲同去其家,让金莲逢补西门庆被破的外衫。西门庆装病卧床,王婆假称请医溜下。潘金莲心中撞鹿:“心迷幻,眼朦胧,错把西门当武松,爱武松、怨武松,那边秋雨这春风。”抑制不住情欲,投入西门庆怀抱。云阶出现施耐庵:“淫妇失节,武大郎快来拿奸!”武大郎被西门庆踢中心窝,吐血昏迷。

  沉沦的女人 云阶上映现吕莎莎。吕莎莎请问人民法庭女庭长潘金莲能否离婚,女庭长回答:调解无效可以批准。悲剧续演,西门庆胁逼潘金莲毒死武大郎。潘金莲思想激烈斗争。安娜·卡列尼娜出现,劝说潘金莲“别杀人啊,要杀就自杀吧!”武则天则说:“你写一封休书,把武大休了罢!”潘金莲神魂颠倒,意识狂流,请武大放一条生路。武大说:“我武大无权无势,手中只有一点点夫权,老也不休,死也不休。”潘金莲眼中闪现一群蒙面的西门庆,软求硬逼,这才下决心毒死武大郎。

  尾声 武松欲剜潘金莲的心,潘金莲对武松说:“我能死在你的手中,也算不幸之中大幸了!”古今中外物拥上台阶,各抒己见。武则天说:“罪不当死!”贾宝玉说:“罪在祸根!”张大户说:“罪在女人!”芝麻官说:“清官难断!”女庭长内呼:“禁止酷刑!”施耐庵说:“本书不管后?拢?渌啥??”武松举刀,潘金莲倒卧血泊。吕莎莎抱吉它出现,唱:“吉他变调弹古音,是非且听百家鸣……”

  张大户的花厅。厅在舞台下手,只看见回廊和石阶的半面。上手一带竹篱,有一门通外面,篱上冒着蔷薇花,开得正很美丽。从竹篱望过去,隐约看见有许多花木,在杨柳荫中仿佛见小楼一角。阶前有一丛竹子,又罗列着一些盆栽、金鱼缸,一看就知道是个富贵人享福的所在。张大户正带着他的姬妾坐在一小石桌面前,靠着胡床,一个丫头替他按摩,一个丫头捧着唾壶,一个丫头捧着蝇帚站在后面;桌上放着茶壶、茶杯、酒器等等。小宴方罢,那些姬妾参差的坐着,一个个捧着她们的乐器,如琵琶、笙、箫等。幕铃一响,幕里就奏起音乐来,很短的一曲将终,听见一阵女子的笑声。开幕,那些姬妾都是媚态横生,她们一面调着弦,一面都偷眼看张大户,伺他的喜怒。那张大户却毫不高兴的样子;他发声要吐痰,就有丫头捧唾壶替他接着,一个姬人赶快送茶,张大户扭头表示不要。

  张大户 只怪一家人没有一个称我的心,如我的意!(说着挥开按摩的丫头,脸上带着一种莫名其妙的笑)

  姬 丙 阿弥陀佛!一个人总要知足。像你住的是高堂大厦,使用着这多的奴婢,养着一群群的骡马。

  姬 丙 只有四妹妹才能干呢,又会歌又会舞,又会随着你转。(斜着眼作怪相)

  张大户 得了,你们还卖什么俏?我可都领教过了!我总不明白为什么人家的女人越长越好看,越长越年轻;瞧你们这些脑袋,越长越不是样儿!

  张大户 男人养女人就跟养金鱼似的,金鱼要好看,看鱼的人要好看干什么?不过是好玩儿罢了!

  张大户 男人家只要有钱有势,什么美女弄不着?女人要没有男人宠爱就完了!所以我养着你们,就好比是行善作好事。

  姬 丁 一个老爷买不动一个丫头,这不怪你没钱没势,只怪你不是一个漂亮小伙子。(笑)

  张大户 人不能跟命争,金莲儿她不受抬举,还不只落得嫁一个又丑又矮,又脏又没有出息的武大?

  张大户 人家说,金莲儿嫁武大好比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可是像她那样儿的气性,也只配嫁给武大去——活该,受苦的命!

  姬 丁 得了,你因为金莲儿不让你收房,你气了,就故意拿她嫁给“三寸丁谷树皮”的武大,要想折磨她的性子,可是她… …

  姬 丁 所以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像我们这种笨人,尽管由着爷儿们的兴儿摆布!

  张大户 像金莲儿那种人,我总有一天办得她心服口服,要不然女人家这样猖狂,那还了得!

  高 升 喳。(上场恭恭敬敬目不斜视地脸朝台外站着。大户人家内外之分很严,所以如此)

  何 九 员外,武大是怎样死的,是不得而知,外面的话也不见得靠得住;至于说何九受贿,那是冤枉,员外总可以查得出的。

  何 九 武大死了,他的大娘子潘金莲叫王婆来请我去殓尸,我马上就去的;谁知我一进武家的门就发了羊角疯,倒在地下不省人事,所以没看明白那尸首是怎样的光景。

  张大户 你倒推得干净,我给你三天,赶快查明,如若不然,就叫你知县重办你!地方上出了命案,看你这公事饭是怎么样儿吃的?

  何 九 回员外的话,武大死了,就算死得不明,没有苦主说活,本来轮不到仵作多事!

  张大户 我叫你去办你就去,我是地方上的绅士,自然是应当维持风化的。去吧!

  王 婆 闲言闲语总是有的。武家大娘子长得秀,油头光棍见着她,哪个不想?想不着就得胡造谣言了。这才是“是非朝朝有,不听自然无!”

  张大户 哼,真有你的。我跟你说,你们一本帐都在我这儿呢!我想金莲本来是我家里的丫头,她不守本分,不受抬举,只得嫁了她,她又不守妇道,闹得很不好听,我有意拿她仍旧收回来,再来管教管教她。你去对她说,只要她改过自新,我一切都能替她作主;如若不然,一旦事发了,就没有她的命了!她要是明白,你来回我的信,我就派人接她,你懂了没有?

  王 婆 有点儿懂了。老爷的意思是要接她回来。可是常言说得好,“嫁出门的闺女,泼出门的水”,何况是卖出去的丫头?金莲姑娘已经是做了武家的大娘子!这会儿丈夫死了,您让她回来,当她丫头吧,她怎么愿意?管教她吧,人大心大,谁管得了?老爷,高抬贵手,放她过去就得了!

  张大户 什么?胡说!像她那样胡闹,人家说起来,还说我家的丫头品行不端,我要叫她回来,她就得回来。我要管教她,谁也挡不了。伦常风化总是要紧的。只要她肯听话,我还不定怎么抬举她,她要是不肯听话,只怕连你也活不了。

  王 婆 是哪,是哪,老爷!像您这样有钱有势,年纪又不大,待人又和气,又温柔,还怕娘儿们不随着您转吗?可是… …

  张大户 拿这老婆子给撵出去!真是岂有此理!还怕办不了她?… …(说着就由厅堂进去了)

  王 婆 我哪儿不明白?可是男贪女爱才成世界。这会儿男贪女不爱,一面儿的官司,怎么打呢?

  高 升 话是不错,只是那金莲儿也太倔强了。她不想她是什么身份,要想自己拿主意。她本来是我们这儿的丫头,员外爷要拿她收房,她不肯,偏去爱上我们这儿的一个同事的,这就是她的不是,也不怪我们员外爷生气,故意拿她嫁给武大郎,也是煞煞她的气性。你想我们员外爷不过年纪大一点儿,(轻说)不大漂亮,可总比武大郎那样高不过三尺,头大脚粗,酒糟鼻子,迷觑眼,满脸的锅烟子,满嘴的鼻涕,说话好比敲破锣,走道儿好比滚冬瓜的丑样儿好得多吧?这会儿人家都说,潘金莲私通西门庆,谋死亲夫武大郎。你要知道,这个凌迟碎剐的罪名多么可怕?可是只要跟着我们员外爷,我们员外爷就会替她作主,漫说是谋死一个亲夫,就是多谋死几个也没有什么了不得。你去对她说,只要她回心转意,见着我们员外爷多在他的胡子上亲几亲,多叫他几声好听的,我包管连那几个姨太太他都不会要了,这还不是享福的事吗?员外爷还要多多的赏你呢!

  王 婆 是哪,我去说去,她肯听不肯听我可没准。不过拿贼要脏,西门大官人也是有面子的人。

  高 升 胡说,你敢偏袒他?老实说,员外爷说一句是一句,哪儿容得一个臭丫头猖狂,明天我来讨回信。去吧,没有多话和你说?

  武大家的后门院内:右边斜着角上一门通外面,更右一小门通王婆家,中间一个矮窗,木板门闭着,窗的左边一门通室内,门旁一棵枯树,窗下一个废碓臼,一把竹笤帚,树旁一张板凳。台当中偏右一口井,有个旧井栏,井上有个木架辘轳。王婆坐在臼上打瞌睡。一切都没有生气似地开幕。潘金莲从门内走出来,很懒的样子斜倚着门。

  潘金莲 哼,谁能够跟他长混下去?碰得着的,还不全是冤家对头?他仗着有钱有势到这儿来买笑寻欢,他哪儿有什么真情真义?我也不过是拿他解闷儿消遣,一声厌了,马上就散。男人家有什么好的?尽只会欺负女人!女人家就有通天的本事,他也不让你出头!只好由着他们攥着在手里玩儿!

  潘金莲 所以我想死。趁年轻的时候,还可以靠几分颜色去迷迷男人,一到了年纪稍大一点儿,就一个钱儿也不值了!任凭你是一品夫人,男人不可怜你,你就活不了!妈妈!你还不够受吗?

  潘金莲 从前妈妈年轻的时候,不是一群群的男人跟着吗?你也听过多少的温存软语,海誓山盟;这会儿你连粗茶淡饭都为难,这不是好榜样吗?咳,女人家还是趁年轻的时候早点儿死,免得活受罪!唷,我来投井吧!(笑着走向井边,好像要投似的,王婆赶紧站起来)

  潘金莲 (拦住王婆不让她给钱)别给,妈妈,你给他干什么?我最恨的是这种人呢!

  潘金莲 你瞧他眼也瞎了,脚也缺了,什么都不能干,不是绝了望了么?绝望还不死,倒要活受罪,有本事没饭吃的人多着呢,哪儿还有闲饭养这种东西,给钱呢?最好杀了他!

  乞 丐 你才瞎了眼呢!当我瞎眼!(睁开眼)你瞧,这不是好好儿的眼睛吗?(跺脚)你瞧,这不是好好儿的腿吗 ?世界上都喜欢残疾人,我没法儿,要吃饭才装的呢!

  潘金莲 (惊视)唷,瞧不出你连我都蒙过去了,倒有一套!好了,念在你还有这点小能干,给你这几个钱吧,(与乞丐了钱)可是究竟被我试出你的假来了。哈哈,得意得意!

  高 升 这是什么话?员外爷面前叫我怎么好交待?难道说一个丫头还摆什么架子吗?

  高 升 唷,你得放客气点儿,我跟你一般儿高,你当丫头的时候我当底下人;你嫁过来还是我送的亲。这回你又… …哈哈!谁还瞒得过谁呢?你应当好好儿请请我才是,开口就骂我,喝,你的胆儿可真不小啊!

  潘金莲 啊,你要好处?要好处有啊。你来,我告诉你!(伸开两臂,好像是要抱似的。高升走过去就她,她趁势就是一个嘴巴)

  潘金莲 打你这狗奴才,死奴才!到这儿撒野来了,没打听你妈妈是拳头上站得人,胳膊上跑得马,叮叮当当的婆娘?(说着拾起墙下的破笤帚就打)

  高 升 (一面抵挡一面嚷叫)唷,打死人哪,打死人哪!谋死亲夫啊!又要谋死亲夫啊!

  潘金莲 死奴才,死狗!我怕你嚷吗?(越发使劲打,王婆劝,这时西门庆上,见此情形从中间隔开。潘金莲罢手,笤帚仍然拿在手里,口里还是骂)

  高 升 你说她是寡妇,我是个男人,不应当来,那么你是个女人吗?得了得了,谁还不知道吗?别装蒜了!

  西门庆 西门爷爷的事,你敢管吗!我说来就来,谁敢拿我怎么样?滚,别自讨没趣!

  西门庆 什么狗屁员外,扁外,还不滚?去!(抓住高升一条腿。往下随意一按,推到井前)

  潘全莲 哈哈哈哈,真痛快!这小子真可恨,要是武大在的时候,又得跟他赔礼了。看起来你真有两下子!痛快痛快!

  西门庆 这算什么!漫说是这种小东西,就是天下的英雄,哪个敢跟我比试?还要你来灌米汤吗?

  西门庆 哈哈,你真是妇人之见。武松,论他的家财,论他的势力,论他的人品,论他的武艺,哪一样比得上我?

  潘金莲 不错,论他的势力,比不上你;家财,更比不上你;要论人品武艺,他可比你高强百倍。

  西门庆 (很惊异的样子)唔,你倒敢说!你可知道,你爱他,他不爱你。你害了他哥哥武大,他回来恐怕还要杀你!

  潘金莲 你也知道怕他回来,那就是了。可是他不爱我,我爱他,那只能由着我。从前我也曾用种种方法去试探他,他始终拿得定他的主意,真是个铮铮铁汉。那时候你跪着我面前求,我还没答应呢。所以我敬爱他,我也不过是可怜你。

  西门庆 (勃然大怒)你… …你对我说出这种话,你是有意气我!你可知道,我拳头底下就要你的命!

  潘金莲 这又何苦?明知我打不过你,又何必和我来动武呢?留着气力等有本事的来,和他比试比试吧!我可跟你斗智不斗力。

  西门庆 (怒不可遏)哈哈,今天我才看出你来了,真是没有良心。(王婆上,看着奇怪)我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这样气我?好,我从今以后再也不来了。(气着就走〕

  潘金莲 你既知道我是花言巧语,你为什么那样认真呢?老实告诉你吧,张大户要接我去,拿我收房,我要去吧,舍不得你,不去吧,又怕你斗不过他。咳,还是你去吧,天下哪有不散的筵席!(说着坐下、扭过头去,背上觉得微微的颤动,极其楚楚动人之至)

  西门庆 (如有所悟)啊,原来气我走,是这个意思!这也太迂了。张家老狗哪里禁得起我一拳?我倒偏要不走,看他又怎么敢来接你去?我要是斗不过那老狗,拿我西门庆三个字倒转来!

  潘金莲 看你不出还会吃醋呢!倒是个有良心的。可是说一句笑话,就拳头底下要我的命,我怕死再也不敢亲近大官人的了。(这几句话说得非常柔媚,说完似怒非怒的瞟西门庆一眼,往门里就走,西门庆上前拉住)

  潘金莲 有人看见像什么样儿。(说着一抖袖子进去了,王婆看看西门庆,往里一指)。

  武家的小厅堂。下手设武大灵桌。旁边地下睡着两个士兵,上手望见楼梯,横七竖八的摆着几张椅子和板凳。在厅堂两边,灵桌上两支点残了的蜡烛,光极暗淡。外面听见风声,武松坐在灵桌的右边,一手抱着酒壶,开幕。

  武 松 (站起来又坐下,又站起来走几步,沉思,看看楼上,向灵桌站住)哥哥,听嫂嫂说,你是心痛病死的。可是我怕你死得不明,究竟怎么样,你有灵,梦也要报给我一个。倘若是有个长短,我武二一定替你作主报仇!咳!(说完瞟一瞟楼上,又看看灵牌,倒一碗酒一饮而尽。听见金莲下楼的脚步声,坐下,悲愤的样子)

  潘金莲 (很郑重地)本想是叔叔回来欢天喜地,想不到叫叔叔这般难过。咳,可是人死不能复生,叔叔也要保重身体,不必悲伤过度。

  潘金莲 咳,你哥哥在生前自不长进,连累叔叔替他常常担惊受怕;如今死后又连累着叔叔这样悲伤,叫作嫂子的怎么过意得去!

  潘金莲 叔叔不在家,我又不能出去找坟地,家里又没有钱,没法子想才只好焚化的。

  潘金莲 是。(慢慢的向楼梯走两步,又站住。眼睛微微的向武松那边瞟一瞟,想一想叹口气,再慢慢地走——很失望的样子)

  潘金莲 不是告诉过叔叔好几遍了吗?咳,话又说回来了。你哥哥为人太软弱了,尽让人欺负;像他那样儿的人活着也是受罪,实在没有意思,我看倒不如死了的好。

  武 松 嫂嫂,这是什么话?难道说软弱的人就应当受人欺负,那些有势力的就应当欺负人吗?我生来就喜欢打这个抱不平——一心要扶弱抑强,最恨的就是那恃强欺弱。

  潘金莲 咳,要是你哥哥像得了叔叔的一分半分,又怎么会撇得我这样一身无主!叔叔你哪儿知道我的心?

  武 松 哼,嫂嫂,你是个聪明能干人,你想怎么样便能怎么样;哥哥在的时候,也从来作不了你的主。

  潘金莲 咳,你哥哥可真折磨我够了!你说我聪明,我真算不了聪明,可我也不是笨人,你说我能干,我真够不上能干,可我也不是糊涂人。可是,池里的鱼游不远,笼子里的鸟飞不高,叫我又怎么样呢?… …咳,叔叔,你还是不知道我的心!

  武 松 哼,高俅童贯那班东西,都是些奸党,我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岂肯到奸党门下去求差使,你当武二是什么人?

  潘金莲 倘若知县相公要荐你去跟那些奸党看家护院,当他们的走狗,你愿意吗?

  潘金莲 叔叔不要错会我的意思,我是说楼下不干净,楼上干净一点,请叔叔楼上歇息。我下楼来替叔叔守灵,不是很好吗?。

  武 松 我看这楼下并不肮脏,楼上也未必干净。武二的事,嫂嫂不要多管,快快请安置吧!

  潘金莲 是,本来我就说错了,有什么肮脏,有什么干净?什么叫肮脏?什么叫干净?只要自己信得过就得了。

  潘金莲 本来,一个男人要磨折一个女人,许多男人都帮忙,乖乖儿让男人磨折死的,才都是贞节烈女。受磨折不死的,就是淫妇。不愿意受男人磨折的女人就是罪人。怪不得叔叔是吃衙门饭的,也跟县太爷一样,只会说一面儿的理。

  潘金莲 我就是太明白了,要是糊涂一点儿,不就会长命富贵了吗?我很想糊涂得连自己都忘记,可是今生做不到了!… …咳,时候不早了,歇着吧,我来不及和叔叔等明天的太阳!(一面说着一面收拾茶碗,将茶泼在地上就走,走着回头柔媚地说)叔叔,我愿意你长命富贵!(一直咚咚咚上楼去了)

  武 松 (呆着看潘金莲走去)想不到世界上有这种女人!(走到桌前拿壶中酒一饮而尽,轻轻地说)咳,哥哥安得不死!(想一想)士兵,士兵,士兵!

  [武松和士兵出门,潘金莲又下几步,伸头看着下手的门不动。一种很失望很恨而又无可如何的样子。忽然一阵风吹来,灯吹灭了,台上变成漆黑。

  一间小酒楼,中间隐扇,右边隔着板壁,左边两扇窗,板壁旁边就是门。挂着蓝布帘子。两张桌子并排,周围摆着几只凳子。两个酒保,一个在抹桌子,一个靠着窗户看街。开幕。

  酒保甲 (一面唱着小曲一面抹桌子)喂,一天到晚老看街,潘金莲又不走楼下过。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