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金莲为何要勾引西门庆

  又见《武松》大戏登场,虽然感觉到好多情节都是不可思议,比如鲁提辖拳打镇关西过于粗糙,武松和栾廷玉林冲是师兄弟,不过对于有的戏还是认可的。你像潘金莲勾引西门庆的细节。 这要从《金瓶梅》去寻找相应的细节: 一日,三月春光明媚时分,金莲打扮光鲜,单等武大出门,就在门前帘下站立。约莫将及他归来时分,便下了帘子,自去房内坐的。一日也是合当有事,却有一个人从帘子下走过来。自古没巧不成话,姻缘合当凑着。妇人正手里拿着叉竿放帘子,忽被一阵风将叉竿刮倒,妇人手擎不牢,不端不正却打在那人头上。妇人便慌忙陪笑,把眼看那人,也有二十五六年纪,生得十分浮浪。头上戴着缨子帽儿,金铃珑簪儿,金井玉栏杆圈儿;长腰才,身穿绿罗褶儿;脚下细结底陈桥鞋儿,清水布袜儿;手里摇着洒金川扇儿,越显出张生般庞儿,潘安的貌儿。可意的人儿,风风流流从帘子下丢与个眼色儿。 这妇人情知不是,叉手望他深深拜了一拜,说道:“奴家一时被风失手,误中官人,休怪!”那人一面把手整头巾,一面把腰曲着地还喏道:“不妨,娘子请方便。” 当时妇人见了那人生的风流浮浪,语言甜净,更加几分留恋:“倒不知此人姓甚名谁,何处居住。他若没我情意时,临去也不回头七八遍了。”却在帘子下眼巴巴的 看不见那人,方才收了帘子,关上大门,归房去了。 其一,潘金莲小的时候是大户人家的使女,应该不愁吃穿的,如今做了武大郎的老婆缺衣少穿的,生活的不自在。拮据的生活限制了爱美的潘金莲,女人变坏才有钱,当初自己不就是跟张大户上床才有吃穿用度的吗?至于说她“打扮光鲜”,更可以看出对从前生活的留恋。 其二,武大郎的存在限制了自己的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武大郎又丑又矮,还没有钱财,并且手无缚鸡之力,这让潘金莲对生活产生了绝望,和这样的老男人生活提不起来兴趣。 其三,武二郎拒绝了自己对爱情的表白。二郎是个英雄豪杰,尽管他的拒绝表现了英雄的豪气,可那是潘金莲觉得自己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奇耻大辱,毕竟自己的花容月貌,会迷倒很多人,可就是这个武松居然不识抬举,不把自己当一回事,因此潘金莲决心再展现一下自己的魅力。 其四,在潘金莲看来,西门庆也是个很可意的人儿。小潘把眼看那人,也有二十五六年纪,生得十分浮浪。头上戴着缨子帽儿,金铃珑簪儿,金井玉栏杆圈儿;长腰才,身穿绿罗褶儿;脚下细结底陈桥鞋儿,清水布袜儿;手里摇着洒金川扇儿,越显出张生般庞儿,潘安的貌儿。既然长得如此标致,自然动了春心。 当时妇人见了那人生的风流浮浪,语言甜净,更加几分留恋:“倒不知此人姓甚名谁,何处居住。他若没我情意时,临去也不回头七八遍了。”却在帘子下眼巴巴的 看不见那人,方才收了帘子,关上大门,归房去了。 其五,只要有人搭桥,不用西门庆费尽心机,只要那西门庆约好地点,保不齐这女人就屁颠屁颠的向前飞奔。尽管还有几分羞怯,可是心里早就百爪挠心,痒酥酥的了。 可见,如果去追究责任,西门庆自然难辞其咎,这潘金莲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常言道:“一个巴掌拍不响”吗。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