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味到底对情绪有何影响

  虽然有气味学家认为人类可以辨识多达1万多种的气味,但随着我们告别早期的狩猎生活,嗅觉的功能其实在慢慢退化。相比儿童的敏锐,随着年龄的增长,老年人的嗅觉也会变得迟钝。其实,在气味感知领域,我们所知仍旧甚少。一些热衷探究气味心理学的研究者,在尝试用现代的实验方法来解释气味与心理情绪的关联。记者采访心理医生和调香师,为读者撩起些许气味所暗示的内心。

  在余金龙教授看来,气味与心理确实有很多相互关联的地方。他告诉记者:“正常人通过心理暗示,也会闻到不曾真正有的香气。有些癫痫病患者容易在发作之前突然闻到香味。香味中枢自行兴奋放电,如果经常出现这样的气味幻觉,要留心脑电图监测上有没有异常。有些癔症患者会突然丧失嗅觉能力,或者视觉、听觉能力;有些则表现为另一极端——过度敏感。总感觉自己闻到尸臭等难闻气味的幻嗅问题也会因焦虑而引起,这在临床上很多见。我曾经遇到过一个病人,他在县城里生活时周围的人都宠着他,但离开县城生活以后,却遇到环境压力,他开始老觉得自己鼻子很臭,后来发展为不肯出门。鼻子里的臭味其实是他面对压力选择逃避的表现。也有精神分裂的病人有幻嗅的问题,我一个旅美病患就老觉得周围有人放毒气,想害死他,后来回国,才发现是精神分裂。”

  荷兰莱顿大学的心理学研究者发现,薰衣草能增加你的诚信度。研究者罗伯塔·萨拉诺博士和洛伦佐·寇泽特博士选择了60位志愿者参加气味测试。一些志愿者往身上喷了薰衣草的香味,另一些志愿者是薄荷味道,还有些志愿者没有使用任何香氛。心理学家们设计了一个5欧元的信托游戏,结果发现人们更愿意把钱给那些使用了薰衣草香味的志愿者。

  研究者认为,这可能也要归因于薰衣草的安神镇静效果。嗅觉神经与大脑内侧前额叶皮层区域相互关联,而后者控制着我们对他人的信任感。具备放松功效的植物芳香,有助人与人之间信任感的建立。

  人类对气味所传递信息的敏感度可能深藏在我们的潜意识当中。近年,荷兰乌得勒支大学贡·塞明博士也曾做过一些围绕气味的实验。据报道,他带领研究人员征募了10名男性志愿者,让他们观看恐怖电影和带有令人反感内容的电影,并收集他们看电影时腋下分泌的汗液。然后,又征募了36名女性志愿者,让她们在完成一项视觉搜索任务的同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接触到这些汗液样本。结果表明,处在充满“恐惧”信息素汗水环境中的女性面部也流露出了恐惧的表情,而另外一组待在“厌恶”环境中的女性一直在用她们的面部表情表达“我们很厌恶”。

  研究者认为,在情绪传染中,信息素起着不容忽视的作用。信息素指同种个体之间相互作用的化学物质,这种物质能影响彼此的行为、习性乃至发育和生理活动。它由体内腺体制造,直接排出散发到体外。人在受到惊吓时会散发出信息素,它会在不知不觉中诱发脑部相应区域作出连锁反应。

  另据报道,奥地利维也纳大学研究人员2002年针对女性做的一项实验中,实验对象看恐怖片分泌的汗液比看普通影片分泌的汗液闻起来更具“攻击性”。

  好闻与不好闻,其实是非常模糊的词汇,气味本身更复杂,感受也非常个体化。广州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的心理医生余金龙在谈到这个问题时笑说:“我妻子喜欢的气味,我女儿却不喜欢。我的女儿反而觉得油漆味好闻。”香道师吴佳蓉说:“有一些精油闻起来并不好闻。比如快乐鼠尾草,一股汗臭味,却有很好的平衡荷尔蒙、振奋精神的作用。”

  好不好闻无法用波长、频率之类表示,也无法找到化学分子式的结构特点。随着浓淡变化,好闻与不好闻的感觉也会变化。麝香味极浓时是臭的,臭的龙涎香极淡时又变成香的,柳桂花开花时树下如粪场,远处却香气袭人。有研究指出,通常嗅觉喜欢的气味,一是引起精神兴奋的物质气味;二是引起食欲的营养丰富的物质的气味;三是生理病理改变后人体需要补充的物质;四是性感气味。嗅觉厌恶的气味是有毒的物质的气味。这其实并没有解决个体差异的问题。

  相应地,想要谈论一些花草气味对人情绪的影响,证实这种潜在的对应关系也显得困难重重。正如广东省中医院心理与睡眠科的曾亮医生认为的:“缺乏实验证据的话,西医通常不谈论其功效。而中医谈论入药的花草时,草药的气味与药物本身是难以剥离开来谈的。如果在中医的概念范畴下,气味当然能够治病,治心病。当然也可以调节情绪。比如中医会用合欢花来解郁、安神、行气。春砂仁在入药时,用的也是它的气味,来健脾行气。中药中的安宫牛黄丸,冰片等成分也起的是芳香化浊的功能。”

  在吴佳蓉看来,来自西方地中海沿岸的薰衣草性格温婉平静:“薰衣草味道比薄荷味道更讨人信任,薰衣草特别适合在失眠时使用,能清理负面的情绪,松弛我们的防备之心。而薄荷则特别适合在你情绪倦怠时用,可振奋心情。”

  曾亮医生在治疗失眠抑郁的病人时,在药物治疗之外,他会建议患者回家泡赏心悦目的花茶:“用玫瑰、茉莉、枸杞、菊花来泡水喝,转换心情。”在他看来,有些抑郁的病人,对气味的反应也会相应迟钝,所以有时更需要一些香味的刺激。调香师吴佳蓉在平日的和香中,中草药成分经常会进入到香方之中,例如常用的和脾胃的丁香、广藿香、白芨,行气温通的木香,走窜提神的冰片,活血行气的乳香,还有安息香等。“复方搭配讲究香药之间的协同作用,同时也要注意香药之间的生克关系。”她认为,香气养人,不必刻板拘泥于季节或者时间,可以跟随自身情况安排使用时间:“比如沉香,一般来说晚上用容易让人心智过于沉静,在白天品会更好。但如果使用者希望让身心处于沉静中,则不必完全遵循这样的时间安排。”在日常的家庭生活中,有几种花茶适宜常备:薰衣草、玫瑰、菊花、金银花、柠檬、薄荷、迷迭香、茉莉。

  “失眠时,我会拿出薰衣草;愤怒、嫉妒时,我喜欢拿出玫瑰,用爱的香气来滋养自己。东南亚常用的依兰,也有很强的催情效果,但是中国人有些受不了那种浓烈的味道。伤心时,安息香会带来温暖的包容感和安全感。恐惧时,可用金银花加上茉莉花来安神。振奋低落的心情,我会用迷迭香加上柠檬。”吴佳蓉如是总结自己的用花心经。柠檬的味道也被心理医生所认可。曾亮说:“我们有时会在手术后的病房里用一些柠檬、橙子的味道,能缓解病人的压力。”

  有实验证明,人体的气味在人类寻找配偶过程中同样扮演着重要角色。研究人员认为,人在寻找配偶时总是会找那些气味与自己不同的人,信息素逐渐进化,可以防止人类同自己的近亲或那些基因相似的人结合。美国人甚至想出过举办信息素相亲派对的点子。(李文)

TAG标签: 味幻觉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